美国社工在灾难管理中的角色


作者:周舒

灾难的定义

灾难的定义包括多个要素。第一,灾难是突发的、毁灭性的、在较大社区范围内发生的事件。第二,灾难影响范围广,包括个体、社会结构、与这些个体与社会结构相关的社会各界以及整个社会环境。第三,所谓影响,指的是巨大的损害、损失和破坏。

美国社工与灾难管理的渊源算是比较深远了。一些社工毕业生效力于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等非政府组织。红新月会(Red Crescent)是穆斯林文化中相当于红十字会的组织,使用白底红色的月形作为标志。各国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组成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 Societies)。还有不少社工毕业生任职于相关政府组织或政府间的组织,如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委员会(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 on Refugees)。但在很多时候,他们的身份和角色并没有被认定为社工。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加强危机管理与社工行业之间的良性互动与沟通协调的需求。


灾难管理的内容
灾难管理是一门多学科交叉的领域,社会工作是其涉及到的多门学科之一。现在美国的社工高等教育中,仅有比较有限的部分涉及灾难管理领域。社工的很多灾难管理相关知识和技能更多的是从一线实务工作中或工作后的短期培训中得到的,或者通过国际应急管理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mergency Managers)的特殊课程才有机会进行深入学习。美国也有少数大学设有灾难/应急管理相关学位,如西德州农工大学(West Texas A & M University)、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ng Beach)和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等。

灾难管理工作要求从业者能在工作中扮演从心理咨询、个案管理到社区发展等不同层次和工作内容的角色,因此,从业者最好是多面手。这一点正好与社会工作专业的特色和精髓达到高度一致。社工学生所接受的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的基础训练,使他们能在纷繁复杂的灾难管理工作中应对自如;而社工教育所传授的知识和技能,也可以很好地应用到灾难管理的一线实务工作中。

与此同时,也有少数反对以上观点的不同声音。一些关于社工介入灾难管理工作的学术研究报告指出,社工并没有做好进入灾难管理领域工作所需的准备。其一,这一领域的危机性质、情感压力以及与多个组织沟通和互动的较大困难,都对在此领域工作的人提出了极为特殊的严格要求,而社工是否达到这些要求十分值得怀疑。其二,社工在自己工作中所得到的学习和培训,并不能有效的为社工进入灾难管理领域工作做准备。因为,这一领域对工作者的多重要求及其需求的特殊性,和社工之前所从事的绝大多数其他社工工作对社工知识和技能要求是不同的。因此,有些美国大学近年来积极呼吁,要求在社工高等教育中增补灾难管理课程甚至将此作为一个细化的专业研究方向,其中包括凯斯西储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等在全美社工专业排名相当靠前的优质高校。

例如,凯斯西储大学的Hokenstad曾在2007年1月在西印度群岛举办的“救灾计划、管理与恢复”国际研讨会上,进行以“社会工作教育的新责任”为主题的演讲,指出了宏观社会工作在灾难管理中曾扮演的多个重要角色:在灾前,社工的角色包括组织和参与社区防灾计划和管理委员会以及规划和制定应灾干预措施,尤其要重点关注最容易受到灾难影响的弱势群体。灾后的工作内容则包括进行灾后第一时间的团队建设与社区协调(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为例)、管理境内流离失所的社区居民和难民并助其重返正常社会(以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社会服务中心为例),以及从事基层社会发展及重建社区和社交网络(以秘鲁和菲律宾为例)。

密歇根大学则有一个专业的社会工作系赈灾组 (School of Social Work Disaster Relief Group , SSWDRG)。他们在组织的使命声明中表示,其目的是提供一个论坛供社工学生、教师和一线实务人员带着批判性地眼光去积极讨论社会工作在灾难管理工作中的作用,并为社工系提供参与赈灾行动的机会。这个组织在应对卡特里娜飓风破坏的过程中成立,因为创建者们从联邦和州际不够完善的救灾努力中发现了很多有违社会公平正义的不良现象。


社工参与灾难管理的三个阶段

准备阶段
社工在灾前能够进行的准备工作,包括形成较大的社工协调机构,与现有的专业应灾机构合作开展培训、制定行动计划,如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MEA)与美国红十字会等合作。另外,社工还应该向其他专业人士和政府提倡:社工应该被看作灾难的专业响应和救助者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

响应阶段
美国现行的联邦应灾部门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下设四个职能部门:减灾部、准备部、响应部和恢复部。全美社会工作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 ,NASW)也在1996年度的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沿用至今的灾难政策声明:“在灾难发生之后,NASW为服务于受灾个体和社区的政策和项目提供支持和倡导。”1997年,NASW更与美国红十字会签署了一项为期5年的协议,与美国红十字会的灾难救援人员一起,承诺向灾难受害者、救援人员、军人、军属和难民等提供精神健康服务。

社工在灾难响应中可以扮演各种角色,包括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社区组织者、社会服务倡导者、法律政策倡导者、研究人员、教育工作者和志愿者等。而社工所做出的响应与其他救灾专业人士的响应的不同之处在于,在无论是人为还是自然的大型灾难之后,社工都可以独立充当许多不同角色,还可以填补别的救灾人员的责任空缺或工作漏洞。此外,社工的专业知识也能够协助许多人解决经历灾难之后所面临的各种生活琐事,如住房、失业和重组被毁的社会系统。

在美国,社工业界普遍认为社工在灾难管理中的角色被低估了。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第一,社工在此类工作中的独特角色没有被NASW足够明确地注明。第二,传统的灾害工作者(医护人员、军队官兵、专业救援队甚至心理咨询师等)得到了更多的媒体关注。第三,社工不像传统的灾害工作这那样穿着统一制服或佩戴统一徽章,因而缺少“社工”这一身份的专业识别。第四,也许是因为对灾害管理有兴趣的社工们没有联合和组织起来,所以还没有太大的集体影响力。

复苏阶段
在社区复苏阶段,首先要弄清一个社区在灾难发生之后到底失去了什么。简单来说,社区在灾难中受到的破坏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社会资源、社区感和归属感以及原本所赖以生存的物理环境。针对这几点,社工该如何帮助灾后社区开展重建工作呢?密歇根大学社会工作系学者在2006年6月的社会福利行动联盟会议(Social Welfare Action Alliance Conference)上提出,社工可以监测侵犯人权的行为、重建社会团体与倡导组织,以及成立遗产协会(Heritage Society)。遗产协会,是指致力于收集、研究、分析和保存能够反映地区历史的信息及物件的组织。最后,一个仍在探索中的问题是:如何将社工在灾后重建和恢复中的角色与灾害管理中的种种担忧和广泛需要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总而言之,在准备阶段,社工应做好准备,以备日后有效响应突发灾难并助力灾后重建。如果不将整个社工领域的专业力量联合起来,各路社工所采取的零散行动很难达到预期效果。而在响应阶段,社工需要根据多种角色需求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同时还需要积极与其它专业的工作人员协调合作,以灵活多样的创新方式帮助和促进重建工作。最后,在复苏阶段,社工需要使社区居民建立起符合社区历史、社区规范和社区特征的“新常态”。

美国长期护理机构介绍

和中国一样,美国社会也面临着人口老龄化的挑战。在经过长时间的摸索后,美国“长期护理”模式已经日趋成熟并成为医疗系统中不可或缺的板块。这些长 期护理机构所提供的服务,几乎能够满足人们对医疗和非医疗的各种需求。

虽然任何年龄层的人都可能使用到长期护理,在美国,多数情况下,由于老年人群中慢性病比例明显高于其他人群,且大部分因疾病生活无法自理,所以长期护理的主要服务对象还是老年人。据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中心(CMS)统计资料显示:2006年大约有900万65岁以上的老年人接受了长期护理,预计这一数字将在2020年增至1200万。

美国的长期护理系统基于不同环境主要分为以下三类:基于机构的长期护理、基于社区的长期护理和基于家庭的长期护理。

基于机构的长期护理 

基于机构的长期护理主要有专业护理院(skilled nursing facility)、协助生活机构(assisted living facility)和个人护理中心(personal care facility)。

在美国,专业护理院是除医院之外能得到最专业护理的机构,其服务的人群主要是那些在家中无法安全、独立生活的人群。这类专业护理机构除了提供24小时专业医疗护理以外还协助老人洗澡、更衣、进食等日常生活,并提供娱乐活动。值得一提的是,在专业护理院中,物理治疗和言语治疗对患有慢性疾病、生活无法自理的老年人有很大的改善作用。针对老年人的物理治疗能改善老年人的行动力、缓解疼痛并提升整体健康。言语治疗主要针对脑血管病变引起的吞咽或发音障碍。由于专业护理院是由联邦医疗保险和联邦医疗补助项目资助的护理设施,专业护理院必须通过联邦和州政府的审批,并定期接受检查,其检查评分每年在网络上公开,供老年患者及其家属在选择专业护理院的时候进行参考。

协助生活机构主要针对因病致残的老年人,这些人虽然不能独立生活,但也不需要24小时的医疗服务。协助生活机构的核心文化是在尊重患者的独立性和个人尊严下协助其生活,提供的护理服务主要包括协助进食,洗澡,穿衣,如厕,吃药,运输,洗衣等其他家政服务,同时也提供社交和娱乐的场所。

个人护理中心主要提供24小时日常起居的生活服务和个人护理,但不提供医疗服务。所以个人护理中心不接受那些患有疾病、伤害或因病致残的老年人。

基于社区的长期护理 

这一护理模式包括成人日间护理(Adult day care center)和老人中心(senior center)。成人日间护理服务主要提供各种针对老年人白天的护理支持服务。例如,帮助阿尔茨海默氏病的老年患者继续在社区里生活。老人中心类似国内的老年人活动中心,提供社区内老年人每天交流、活动和娱乐的场所,并满足社区中老年人的不同需求和爱好,提高他们的尊严,支持他们的独立性,鼓励他们参与到社区活动及服务中去。

基于家庭的长期护理 

家中的长期护理可以由家庭成员提供,也可以由专业的家庭护理机构(home health care)提供。家庭护理机构的目的是让老年人尽可能留在舒适熟悉的家庭环境中,而不是去那些昂贵的长期护理机构。专业家庭护理机构提供的系列医疗护理服务都是在客户家中完成的,这些医疗服务主要由注册护士(RN)、执照护士(LVN)、物理治疗师、言语治疗师、家庭保健助手(Home health aids)和执业医师提供。专业的家庭护理服务包括医疗或心理评估、伤口护理、疼痛管理、疾病用药的教学、物理治疗、言语治疗和职业治疗。生活支援服务包括帮助日常任务,如备餐、用药提醒、洗衣、轻的家务活、工作、购物、交通出行等。

尽管长期护理的名字为“长期”,但任何形式的长期护理都有时间的长短。短期内的长期护理可持续数周至数月,适用于那些从重大疾病或伤害中刚刚康复的老年人。常见的例子是老年人双侧膝关节置换术后,转至专业护理院接受短期的护理和康复锻炼后再回家。长时间的长期护理适用于那些因疾病(如脑梗塞)导致严重残障的老年人或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年人。大约70%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一生中会使用到一种或一种以上长期护理服务。

哪些人需要长期护理
美国国家老年协会认为,目前仍很难准确预测哪些人需要哪种类型及程度的长期护理服务。以下是增加长期护理使用几率的重要因素:
(1)年龄:年龄越大,使用长期护理的几率越大;
(2)性别:女性较男性更易使用到长期护理,主要原因是女性平均寿命高于男性;
(3)婚姻状态:单身者或丧偶者更易会使用到长期护理;
(4)生活方式:不注重体育锻炼和膳食平衡的人增加使用长期护理的几率;
(5)个人健康和家庭病史:在一定程度影响到使用长期护理的几率。

美国医务社工在养老机构的工作内容




作为一名老年社会工作者,我最近一直会被朋友询问:怎样判断长期照护机构“好”还是“不好”?冬天是老人入住院舍的高峰季节,因为气候寒冷、怕摔倒等原因,家人都会想让自己行动不便的爸妈温暖安全、踏踏实实的度过寒冬,尽一份自己的孝心。

还会有朋友单刀直入:养老院的医务社工有啥用?和护士、护工有什么差别?是不是组织老人一起唠唠嗑、打麻将?

如果在长期照护机构有一位尽职、专业的医务社工,那小调儿可以说,这个机构八成靠谱。近十年来,我国培养了一支50余万人的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发展了4700多家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在各地区的社工站中,正创造性地开展医务社工服务项目试点。

今天Tim综合了美国NASW(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美国社工协会)对医务社工的定义、服务标准以及相关案例,给大家简要介绍一下美国的医务社工到底如何定义工作职责,又是怎样服务于大众。
“老年人真的算是人类吗?如果参照当今社会面对老年人的态度,那么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世人总是无法为他们提供生活的基本资源,同时又抱怨他们极度贫穷、露宿街头、身体虚弱、孤独又绝望。他们既无法和其他人有相同的生活需要,也无法获得相等的权利。

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们的社会意识形态学家创造了很多自相矛盾的神话。这些神话并未将老年人视为同胞,而是作为另一种人类存在。”
              ——《老年》西蒙娜·波伏娃

波伏娃的笔调反映了19世纪社会对老年人群的成见,而这种观点在当今社会也并不是无迹可寻。然而我们医务社会工作者对老年人的态度,却是积极正面的。每一位老人,无论是独立居住在家中,或者是在养老院,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有生活需求,有捍卫自己生活质量的权利。

医务社工在美国NASW定义是:在医院或其他医疗机构的社会工作者,与医护人员通力合作,运用预防、心理治疗和社会支持等社工专业方法措施,协助老人及其家属解决问题,提高医疗护理效果。

在美国,不仅仅是医院,长期照护机构、康复机构和临终照护都有医务社工。它一般分为医院社会服务(long-termcare social service) 临床社会工作(clinical social work),包含“社会行政事务”和“医疗”双重性质。医务社工属于治疗团队成员之一,不仅仅是配合而已。

长期照护机构中的医务社工角色在于帮助每一位老人达到身心健康的最好状态,满足社会交往和被尊重的需求。

一位在长期照护机构从业的医务社工,能够帮助老人更好的适应新的群体生活。老人从家中搬到长期照护机构,不仅有新的生理需求,也会产生很多新的社会和情感需求。当老人入住的关系确定后,医务社工要保证老人的需求得到满足,并且能够有机会参与随后的护理、转院和出院的计划设计。

虽然说长期照护机构中,老人是工作重点,但是老人的家人和照护者也会成为医务社工的工作对象。

为了保证老人能够积极乐观的生活,医务社工需要有全方位的视角,能够识别社会、心理、生理和精神方面的需求。对于可能给老人带来负面影响的因素,医务社工必须从源头保持警觉和预防的态度。社工应当与养老机构的员工、老人和家属保持频繁且有质量的互动,以保证老人在长期照护机构里有积极健康的生活体验。

长期照护机构医务社工应当具有的职业道德:
  1. 必须体察到每一位老人的尊严和特殊性
  2. 尊敬老人,对每一位老人都以诚相待
  3. 创造个人成长的友好环境
  4. 识别老人社会、生理、心理和精神上的需求,并用整体性的思维去理解老人
  5. 为老人提供更为便利的生活环境,而非人为创造障碍
  6. 倡导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鼓励老人独立、自主、自决,保持自己的社会交往

好的医务社工必须是一位好的观察者,能够发现他人异常行为的细微变化信号,准确理解老人行为的含义,做出合适的反应。

美国医务社工在长期照护机构的具体职责(来自于NASW定义):
  1. 向潜在客户老人群体和家庭成员推广机构服务,并组织参观
  2. 计划入院和出院手续
  3. 提供生理-心理-社会评估,并完成相关的数据收集和输入(例如:InterRAI)
  4. 利用数据信息,为入住老人提供照护计划
  5. 作为跨部门合作小组的成员,与医生、护士和其他专业人员一起,参与制定照护计划,完成跟踪个案纪录
  6. 为老人提供精神疾病诊断、心理谈话治疗
  7. 咨询老人和家人的意见
  8. 以老人为本,联系和使用社区资源,为老人和其他社会资源提供纽带服务
  9. 保护和主张老人在机构中的权利
  10. 保证老人的社会和情感需求得以满足
  11. 鼓励老人参与社会交往
  12. 支持老人最大程度的独立自主与自决
  13. 在长期照护机构倡导、组织志愿者服务
  14. 提供支持性法律服务,包括法律介入服务和遗嘱服务等

据NASW研究显示,在美国大多数老人和养老从业者对于长期照护机构的社工角色认知都不清晰。近年来,由于奥巴马医改的推行,医务社工注重生命质量和以老人为本,其角色再一次被重视。所有长期照护服务人员必须认识到医务社工角色的重要性,这不仅仅关系到各部门的顺利运行,更涉及到老人的身心灵健康是否能得到保证。

治疗不是单一的医学概念疾病很可能产生于社会心理问题而狭义的医学不一定能完全包办。

当然,长期照护机构,其机构大小、地点、组织结构、投资规模、照护水平、员工状况、文化背景、客户特质各个方面具有多样性,这就导致了医务社工职责和角色的变化,也会影响到入住老人的身心健康。所以,每一个医务社工服务项目,都要综合机构的特质,量体裁衣,提供最合适的服务。

美国医务社工在长期照护机构的角色也随时代进步而发展。传统的医务社工主要负责精神疾病评估治疗,与病人沟通,组织小组活动。而现今的医务社工工作领域更涵盖了入院准备、评估、数据收集、个性化服务、法律支持、财务管理、志愿者服务管理等。另外,针对不同人群,比如认知障碍症患者、年纪较轻的老年人群、四肢活动能力低下的人群,都有自成体系的服务计划方案。

说了这么多知识干货,可能比较难以消化。现在给大家举一个日常生活中的案例:
案例

一位98岁的老奶奶最近入住了养老院。这位老奶奶被诊断出患有老年认知障碍和抑郁症,来到养老院之后,不愿意和他人交流,而且对照顾她的子女暴力相向。这位以前性格温和的奶奶现在不仅不记得自己的子女,而且非常的厌世。

在了解了她的情况之后,养老院里的社工用了多种方法让奶奶能够接受服务。他每天都坚持和奶奶交谈,给她按摩。几个星期下来,这位奶奶从原先的抗拒,到慢慢愿意给社工讲自己的人生故事。社工注意聆听,并且意识到和老人建立关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他告诉奶奶,每个人都希望你好,人活在世上都有理由。奶奶慢慢的能够记起自己的家庭成员,虽然很模糊,但是她已经能够接受如今的状况。

为了给奶奶营造温暖的氛围,社工召集了几位实习生,陪着奶奶谈论人生,并鼓励她与其他的老人家交流。奶奶在她的一百岁生日时,告诉社工和实习生们,在这段在养老院的时间内,她学会了思考人生价值,珍惜身边的一切,因为当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因为身边的爱而不再恐惧。


在如今的医疗和养老系统中专业人士往往有一个假设就是我们为老人家准备的往往是最好的他们应当无条件接受我们给他们提供的服务。所以入住长期照护机构头件大事就是让老人家尽快适应机构的环境和服务老人却无法给出自己的回应和抗议。这就造成了养老机构的氛围是服从和敬仰医疗权威。

医务社工在长期照护机构的重要责任就是创造以人为本的新氛围引导专业人士依照老人的需要提供医疗护理服务。医务社工应当注重满足内心世界促进人的身心成长。每个个体无论认知功能水平如何都需要学习智慧探索人生意义并积极回报社会的生命体验医务社工就是这个过程的催化剂。

补充两点干货:
1、医务社工的执照发放。医务社工因职责的不同,包括医院社会服务和临床社会工作两种。相较于普通社工执照(Licensed Master of Social Work [LMSW])发放,临床社工(Licensed Clinical Social Worker [LCSW])标准更为严格。在美国,当完成社会工作硕士(Master of Social Work [MSW])两年的学习和实习之后,就可以直接参加社工执照的考试。

但是要拿到医务社工的执照,必须在普通社工执照的基础上,继续完成相应的社工及督导小时数。以纽约州为例,医务社工必须在硕士授课期间,完成12个学时以上的医务社工课程。另外,必须完成2000小时以上服务小时数,只有诊断、制定治疗计划、心理咨询的工作小时才被计入在内。

2、医务社工的保险责任。长期照护机构目前主要三类付费来源:自费、Medicaid(政府医疗补助险)以及Medicare Part A(政府医疗照顾险)中的一小部分(前20天)。

长期照护机构中是集医疗服务和医疗保险于一体。医务社工属于机构的正式员工,所以会有机构提供的Malpractice insurance。许多机构都购买了再保险或医疗止损保护险,以控制自己的风险敞口。如果没有,社工自费购买个人险,价格并不贵。




结语:

如前文所述美国长期照护系统中医务社工的角色一个明显特征就是以服务对象为本注重生命质量。简言之他们是老人与家属的朋友家庭的保护人社区的组织者其他专业技术人员的合作者。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医务社工的角色会与医生护士一样以科室或部门的形式被纳入医院体系之内也被赋予了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医疗是一个社会问题疾病只有进入社会系统才能全面加以预防、治疗和根除。医务社会工作则是在个人、家庭与社会之间构建多层次医疗社会问题的处理机制希望美国的经验能给中国社工发展提供借鉴。



参考文献:

1. NASW Standards for Social Work Practice in Health Care Settings.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 https://www.socialworkers.org/practice/standards/NASWHealthCareStandards.pdf
2. Social Workers in Hospitals & Medical Centers Occupational Profil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 New York Chapter. http://workforce.socialworkers.org/studies/profiles/Hospitals.pdf
3. NASW Standards for Clinical Social Work in Social WorkPractice.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 https://www.socialworkers.org/practice/standards/Clinical_Social_Work.asp
4. Nursing Home Model Job Description. National Association ofSocial Workers Massachusetts Chapter. http://www.naswma.org/?90
5. Gehlert, S., & Browne T. A. (Eds.) (2012). Handbook of health social work. JohnWiley & Sons, Inc.
6. Kerson, T. S., & McCoyd, J. L. M. (Eds.) (2010). Social work in health settings: practice incontext. Routledge.

美国社工常用的几条简易减压法

本文转自: 青翼社工网

明确界限

明确社工与案主之间的界限有诸多好处,其中一个好处就是能够保护社工应有的私人空间和时间不受案主影响。有个别社工常担心案主需要自己,频繁查收邮件、从不关闭手机,恨不得随叫随到。他们认为这是对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还为自己的尽职尽责感到光荣,觉得只有这样才是好社工。其实不然。如果社工得不到足够的放松和休息,天天处于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的“备战”状态,又怎会有源源不断的正能量去对案主产生积极影响呢?正所谓物极必反,弦绷得太紧,小心断。

保证假期

美国社工非常重视节假日的休息和放松。除了感恩节和圣诞节这种带薪的公众假期之外,他们往往极力保证每年至少有一次长休假。长休假至少要有三天,才会产生较好的放松和减压效果。在这种减压假期里,他们会尽量不让与工作关联太大的物品(如文件夹、个案笔记、未完成事项清单、工作计划等)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外出旅行,这样能让自己最大化地脱离高压的工作环境和状态,让身心得到真正的放松。

自我激励

幽默诙谐的美国人有一套独特的“自嘲法”,专门用来激励自己。我的一位美国女同事,为了激励自己去度假,在办公室的墙上贴了一张耐人寻味的航空公司报纸广告,上面写着:“You always said you’d go someday. Welcome to someday.”(你常说某一天你会去<旅行>。欢迎来到‘某一天’。)我想,这句广告的潜台词应该是:如果你不下定决心去放手执行,那某一天永远只是个传说,就让每个今天都成为你口中的某一天吧!我的这位同事每天上班都对着这张纸,2012年的暑假,她终于飞去阳光海岸佛罗里达度假,回来后工作状态真的改善不少。

保持运动

定期适量运动,能调节身心、松弛神经、改善睡眠质量,降低压力造成的损害,使工作更有成效。对社工来说,运动是一个理想的情绪“宣泄口”,能有效释放被压抑的情感,增强心理承受力。社工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不同的运动,如慢跑、游泳、跳舞、打球等,运动强度在低到中等即可,每天半小时左右就足够。我的一个女同事下班后,会先去健身房上一堂拳击课,然后才回家做饭、带孩子。想必在她生理上大汗淋漓之余,心理上也获得了一种由发泄带来的快感。其他如瑜伽和冥想等相对较静的运动形式,对社工减压和精神健康也有积极作用。

求助机构

个人的内化能力毕竟有限,除上面提到的自我调节之外,社工也可尝试寻求外部支持,比如向同事、领导或机构求助。找适当的机会向机构提些个人的小建议,至少可以引起机构对员工压力问题的重视和减压策略的思考。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机构能开展减压小组,让我们在安全的环境里满足倾诉和倾听的需要,互相帮助和支持。我还希望机构能向美国某些官方的政府社工机构学习,每周给我一天“Offline Day”(不在线日,我理解为坐办公室日)。在这一天,我能名正言顺地不东奔西跑、不见案主、不挨骂受气,专心处理文字工作。这些都能帮助我缓解工作中承受的精神压力和情感伤害。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社工的服务对象一般都是弱势群体。我们每天所接触的别人的痛苦,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已成为我们自己的心灵创伤。在服务案主的坎坷之路上,我们会不断面临新的挑战和压力。压力虽不可避,但却可抗。在助人自助的过程中,我们最大的资源是自己。我们既要最大化地开发和利用好自己,也要竭尽全力保护和爱惜自己。先自助,才有资格谈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