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理上有了贫富差距,我们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高寒 
朋友买了个联排别墅,邀请我去参观,她一边兴奋的指点着房间,一边有些紧张和渴望的等着我作出反应。

我明白她的紧张,可能此前的经历让她担心被认为是炫耀,可能担心遭到不中听的批评,有太多的人会把葡萄酸毫无掩饰的表现在脸上:

“还行吧”、“房间太小了”、“采光不大好”、“房子不好,你花那么多钱也就买个小院子”

象小说里写的“那满脸的酸相,满口不中听的话,也足够叫她扫兴的了。”

当听到我热情的说一定要请我在她家的院子里喝咖啡,她高兴地眼睛都亮了。

那是一种被分享的喜悦带来的喜悦。

古文说独乐乐,同乐乐?当然是约上三五知己朋友同乐的好,这种乐能通过他人的情绪,扩大和加强。

只不过现在,在某些时候,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喜悦是件困难的事,因为心理上出现了贫富差距,想要同乐的快乐很难。

她是个心思单纯直爽的人,想的不多,在同学群里晒房子的时候,只是一种喜悦的自然溢发,却不知引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风波,一个女同学跳出来各种含沙射影、各种尖酸针对,她的一腔喜悦非但没得到分享,反而心情大受影响,幸福感受到打压。

前一阵子有个朋友圈文章挺火的,圈子不同,不必强融,其实很多人看似在一个圈子里,比如是同学或同事,事实上心理上却不在一个圈子里,心理上的贫富差距很大。

不仅是比拼真金白银的财富,各种各样的生活内容都要拿来攀比,穿了什么品牌的服装,上哪旅游了,老公挣多少钱,住多大的房开啥样的车,孩子读什么学校,成绩怎么样。

也许可以说攀比本身就接近心理穷人的标志。

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评价是稳定的,就不大会通过攀附外界的价值风向标,来实现心理上的平衡。

当我们说某人心理极度不平衡,说的这种症状通常表现为,一个人对他人的成就、幸福,甚至失去了哪怕是礼貌性的赞美,连礼貌都没有能力维持,赤裸裸的表现出嫉妒性的攻击;或正相反,喜欢揭人家的短处,攻击别人的软肋,通过贬低别人的幸福,打压别人的幸福感。

有的时候你不必炫耀,你的幸福存在本身就是炫耀,你的成功出色本身就可能成为对他人的冒犯和挑战。

哪怕你小心翼翼的低调的活着,你的恬然淡适,依然被认为罪不可恕,别人辛苦你也要辛苦;

别人上蹿下跳的浮躁,你也要浮躁捧场才是;否则你的幸福就不合理。

有话语权的往往反而是不如意的一方,他可以发牢骚,可以挖苦,可以攻击,你不能回嘴,因为你一张嘴就被贴上标签:觉得自己混的好,了不起?!

据说现在在学校里,学霸是句骂人的话。但不合逻辑的是,很多学生一方面嘴上鄙视着学霸,一方面又都卯足了劲儿争当学霸。

这种失衡的状态,就是一种心理和行为上的不一致。

不承认自己其实是想吃葡萄的,说葡萄酸是因为自己吃不到。

这种心理的普遍存在,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因为双方已经没有平等的心理基础可言。尤其是在朋友之间。

朋友同学是我们最具可比性的坐标系。

“我们从来就不会孤立地形成我们对事物(如财富和社会尊重)的相应期待,我们的判断必然有一个参照群体——那些我们认为和自己差不多的人…

我们每天都会经验到许多不平等的对待,但我们并不会因此而妒恨每一个比我们优越的人,这就是嫉妒的特别之处。有些人的生活胜过我们千倍万倍,但我们能心安无事;

而另一些人一丁点的成功却能让我们耿耿于怀,寝食不安。我们妒嫉的只是和我们处在同一层次的人,即我们的比照群体。世上最难忍受的大概就是我们最亲近的朋友比我们成功。”

而无视人和人之间的差异,认为自己有权利享有和别人一样的成功,还有这样的平等教育,小家伙们从在幼儿园起,就被教育“我棒,我棒,我最棒。”而这一点在往后的经历中会形成怎样的心理落差,造成怎样的心理失衡,因为在各种选拔和排名中,最棒不是一个均分的评价。

“每个人都深信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去实现自己的任何理想。一个人可以选择任何职业,这时,一个雄心勃勃的人当然会自命不凡,觉得自己可以从事一项更重要的职业。然而,这一切纯然是一种幻觉,现实的生活很快会让他清醒过来。”

人生中的很多朋友到最后不得不放弃,并不一定是外在的物质条件或所谓成功与否造成的差距,而是心理上的贫富差距到了让彼此难以理解和接受的程度。一方的好意被理解起来困难重重,一方的羡慕嫉妒恨象刺猬一样到处扎人。

有时候会觉得和这样的人说话真放松,他不会攻击你,明明自己事业成功,反而会谦虚的说你不是没能力,只不过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我没什么,只是幸运罢了。

心理富裕的表现就是维持着人格的体面,保持着礼貌,保持着人和人之间交往的友善尺度,赞美别人,顾及到他人的感受,对自己取得的成绩很低调。

现在接纳自己挺时兴的,也许接纳自己最大的好处,就是恢复心理的平衡。

或者从生活的物质状态上没有什么改变,但起码心理上可以富裕到负担的起对他人的承认和赞美,对他人的喜悦的分享,对他人的真诚同情,也只有这样才能持久而愉快的一起玩耍。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