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内省错觉

我们常常有一个观念误区:我们认为我们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一件东西而讨厌另一件,或者认为自己对自己的真实感受非常了解。

而事实上,你几乎没有办法完全知道自己做一件事情最根本的动机。当你试图去解释你的行为的时候,你已经添加上了自己刻意联系的成分。

我们先来看看以下的这份艺术作品。这是艺术作品分享平台上点击率最高,最受欢迎的一副作品。现在邀请你和我一起来点评这副作品的伟大之处,并以此写一篇评作,你会怎么写呢?先不要急着读这篇文章,给自己3分钟时间,想一想这幅作品妙在何处。


好。接下来我们一起想想,有没有哪一部电影,哪一本书,哪一首歌让你迷恋,让你想反复赏玩?想一想这些你最喜爱的事物,然后用一句话解释你为什么喜欢它。

回想一下,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多时候,其实我们常常无法向别人解释为什么喜欢一件事物。但是,当你必须说出为什么的时候,你总得想出一两句话来作解释。研究表明,这时候你做出的解释常常是胡说八道,并不能表达你的真实想法和感受。我们习惯于会无意识地口头解释未曾有过的偏好和动机。那么它们在生活中是怎么体现的呢?

下面来跟大家讲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

佛吉尼亚大学的Tim Wilson用海报测试实验证明了以上的现象。他先叫了一组学生到一个摆放了很多海报的房间,让学生自由选择一张海报当礼物拿走。然后,他又叫了另一组学生,同样到一个设置相同的房间,告诉他们可以拿走一张最喜欢的海报,但是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他们必须解释为什么选择那张海报。Tim Wilson在六个月后对这两批学生进行回访。调查结果发现,第一组到了房间之后直接拿走海报的学生都表示很喜欢他们选择的海报。而第二组反复掂量,需要做出解释的学生,很多人都表示并不喜欢他们选择的海报。

我们可以看到,快速作出决断的人比那些优柔寡断、反复掂量的参与者更满意自己的选择。

当你问及一个人为什么喜欢一件事物,或者讨厌一件事物的时候,做出解释的人,必须把深层次的,感性的,最原始的心理转化成逻辑性的,理性的,更表层化的语言表达出来。而且,当你开始审视自己对一件事物的喜恶判断的时候,你也会担心别人怎么通过你的语言来看你这个人的品位。

在以上的实验中,大多数人都喜欢一张画着女人和猫的海报,但是他们不能理性的解释为什么他们喜欢这张海报。所以,第二组学生宁可选择其他更容易做出理性解释的海报,尽管并不一定喜欢。

有意识地评估选项让人关注了海报的某些重点,但却不得不舍弃其他方面。最看重的特征,也最容易用言语形容。“这张海报的颜色和我的家具很配。”一位参与者解释道。其他因素,比如对海报的情绪反应就不易靠自省或言语察觉,因此,我们也更可能在深思熟虑后忽略这些因素。参与者把海报拿回家后,那些原本毫不在意的因素却变成最重要了。

也就是说深思熟虑反而阻碍我们获得满足感。因为理性思考只能让人获取部分数据。不管我们多么努力地尝试,一些心理和感情的变化过程都有可能被藏匿起来。

在Tim 做的另一个相似的实验中,心理学家给被试者们两张很小的人物照片,让他们指出一张他们认为更有吸引力的脸。随后,心理学家拿出一张大照片给被试者,告诉他们大照片中的这个人就是他们指出的那个人,(事实上完全不是一个人),并要被试者解释为什么觉得这个人有吸引力。每一次,大多数被试者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调包计,被试者们非常坚定,非常诚恳的解释为什么自己觉得自己挑选的照片比自己没挑选的那张更吸引人。被试者们都觉得轻松地洞察自己的喜好和动机,但却是错误的。他出现了自省错觉,错误地推断和构建了自己的动机和过去的心理状态,并非真实地反映了内心的心理过程。

相信自己能够完全了解自己对事物的根本动机,偏好和渴望,被称为人的内省错觉。内省错觉是指人们的一种强烈感觉,认为自己能够了解决定心理状态的心理过程。然而,大多数心理过程是无法用理性解释的,潜在的不利因素是大家不知道自己的无知。因此,虽然内省过后我们似乎觉得审视了内心动机,但这通常只是关于内心动机的推断,并非真实写照。

在一次一次的实验研究中,实验者们发现,内省并非是直接洞察自己内心的方式,而是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制造的幻觉。你回想你的所作所为,然后找出一个你的理性可以接受的理由,告诉自己:我就是这么想的。当你需要和别人解释的时候,你还会不自觉地添加上可以让别人信服的理由。当需要解释自己的喜好或者感受的时候,人往往不那么“聪明”,而且必须对自己的选择做出解释(无论对自己还是他人)的压力,还会改变你对这件事物的态度,甚至改变你最终的选择。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