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愿意沉浸在负面情绪中?

“Human mind is a wandering mind, and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1]
一大类心理活动是有外界刺激,有知觉参与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注意力选择性的加工这一部分信息。有外界刺激的就不用说了,比如我们在看图画,欣赏作品,谈话,读书,做题,对某个问题进行思考,这个时候注意力被极大的调用,集中在这些具体的活动上。

而另外一类心理活动是内生性的,与『当下』无关;这种白日梦(Mind wandering)主要是关于自身的;有来自过去的回忆,以及对未来的憧憬。

承载两种心理活动的大脑活动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总是包含了了额眼区(frontal eye field),顶上沟(intraparietal sulcus),躯体运动区(precentral sulcus)。而白日梦的时候,主要表现为后扣带与楔叶(posterior cingulate, precuneus),顶外皮层( lateral parietal cortex)。脑科学里面有很多名词来描述这两个系统,这里就把前者叫做注意网络(attention network,AN),后者叫默认网络(default-mode network,DMN)。



最神奇的是,两者的活动是相互拮抗的。一旦有注意力的需要,DMN 的能源消耗就降低了,『被借走了』;同理当白日梦时候,DMN活动都很强烈,然而AN的活动就相对降低了。[2]



AN的活动很早就被发现了,十几年来任务刺激范式一再重复。而DMN一直到2000年才被发现,再然后大家开始采用『静息』范式,他的功能,尤其是与自身相关的念头、做白日梦这种的强关联性,才被逐渐解开面纱。比如有人就先给测试者一些很简单的记忆任务,让他们训练几天倒背如流后,一面做这些无聊题,还加入一些新的有一定难度的新题目,当然是同时 fMRI扫大脑的。因为题目太简单了,所以被试有很长时间可以自己发呆。结果显示,DMN的活动在简单题目的时候几乎不降低,而在新题目出现的时候显著降低了;而且活动改变强度和走神频度高相关[3]。

很多研究也表明,做白日梦的时候比较容易诱发负性情感。而负性的情感反过来又促进了DMN的活动,增加白日梦的频率[4]。不光如此,很多精神疾病,譬如抑郁症,都发现DMN的活动有相当的异常[5]。为什么产生这个原因?目前我没有看到非常好的解释,需要我们对意识现象有足够强大而统一的理论,以及支持的数据才行。如同开篇的quotes,当作一般性的原则吧。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很多『生活常识』方面来理解,尽管在科学上很不贴切,很不确实,比如说人脑需要平衡情绪和理性啦之类。这个理论背后的应用倒是值得我们关注,比如正念(mindfulness)啊、冥想(meditation)之类的,其实和白日梦是有很大区别的;这些方法实际上是需要人集中注意力,摒弃不愉快的想法,抑制自己的思维被放逐到白日梦中。所谓『关注当下』会感觉到比较幸福,尽管听起来很鸡汤,但是实践上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References
1. Killingsworth, M. A. and D. T. Gilbert (2010). "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Science 330(6006): 932.
2. Fox, M. D., et al. (2005). "The human brain is intrinsically organized into dynamic, anticorrelated functional networks."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2(27): 9673-9678.
3. Mason, M. F., et al. (2007). "Wandering minds: the default network and stimulus-independent thought." Science 315(5810): 393-395.
4. Smallwood, J., et al. (2009). "Shifting moods, wandering minds: negative moods lead the mind to wander." Emotion 9(2): 271-276.
5. Greicius, M. D., et al. (2007). "Resting-state functional connectivity in major depression: abnormally increased contributions from subgenual cingulate cortex and thalamus." Biol Psychiatry 62(5): 429-437.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