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的「行为性」成瘾与毒品、药物类成瘾有什么区别?心理上有什么区别?

蓝紫 
成瘾,是对上瘾的物质或行为有非常强烈的渴求欲望(Craving),开始对自己的行为失去了控制,在负面后果之下,强迫地停不下来的状态,称之为成瘾。有的时候,我们有偏好,甚至就如现在的高科技时代,网络已经成了不可取代的生活必需品,就像电一样,我们很少会说,我们对电成瘾吧。所以先要区分一下,什么是成瘾,然后再来看区别与相同。因为许多行为本身是会激起我们人脑天然的奖赏回路,这是我们的大脑出厂设置之一,我们吃饭、做爱、玩耍都会让我们开心高兴,并且感觉嗨了会继续去做它。 成瘾之所以是有问题是它会影响我们的一些社会功能以及影响我们自身的时候,那就会出现问题,因此需要先区分开来,再来谈它们之间的一些区别。
行为成瘾和物质成瘾(毒品、药物)成瘾在大脑上的成瘾机制是相似的,成瘾机制前面很多其他答主已经讲得比较清晰了。我这里就不赘述了。我想主要提一提有哪些不同吧。
第一,物质成瘾是额外从你的身体之外摄入了化学物质去改变你的大脑分泌不同量的神经递质来作用于你的大脑奖赏回路以及其他脑回路。 而行为成瘾则是通过这个行为本身来唤起大脑奖赏回路的激活以及其他脑回路中神经递质的改变,这也是行为成瘾相比物质成瘾而言,更难以改善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刺激源比物质成瘾要难以完全识别。甚至有些是天然的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刺激,比如性成瘾。因为性、食物本身是我们生活的必需品,我们不可能通过完全戒断它们来改善成瘾的行为模式。
第二,物质成瘾(毒品、药物类)会影响人的自身生理健康,海洛因、冰毒等毒品对生理结构的破坏非常迅速,比如暴瘦,牙齿脱落,皮肤腐烂等。而行为成瘾例如赌博成瘾,更多的是对社会功能、家庭关系、财务的影响,当然像赌博、网络、性爱成瘾,也会对生理产生不良后果,比如熬夜、运动伤害之于运动成瘾等慢性地身体伤害。
第三,这里提一提被收录在DSM-V 中的行为成瘾 pathological gambling disorder和物质成瘾之间的区别,问题赌博成瘾不能代表所有其他行为成瘾,只能说明赌博成瘾和物质成瘾之间的一些区别。那目前被诊断标准纳入诊断的行为成瘾,暂时只有赌博成瘾。无论是性瘾、网络成瘾还是购物成瘾都还未经过大量足够的研究来确认它的诊断标准。 
在2014年的UK研究者的研究里发现, 问题赌博的成瘾和普通的物质成瘾之间有一个非常不同的区别。这个区别就是,当物质成瘾比如酒精、毒品、药物的摄入会大量增加我们的内啡肽受体,然而无论是问题赌博者体内的内啡肽还是普通人,内啡肽水平都没有明显的不同。1 同时研究也发现,当给予问题赌博组和对照组天然的鸦片制剂-安非他明来对比,发现问题赌博组分泌较少的内啡肽。问题赌博成瘾者的快感要明显少于健康的普通人。(注意:内啡肽和内啡肽受体是跟多巴胺和多巴胺受体一样的作用,不同的大脑神经递质回路。)因此研究者也发现了人脑内本身存在的altered opaite system 为此他们正在研发根据以上的一些相关发现来研制解决问题赌博的相关药物。 
赌博成瘾也有其特别的地方,有一种药物是用于治疗restless leg综合症的药物,当病人摄入之后,也会增加问题赌博成瘾的风险。
图一是多巴胺受体和多巴胺之间受到可卡因阻隔之后如何在突触间隙大量分泌多巴胺。图二是比较了普通量的食物和摄入可卡因后,我们的多巴胺地大量增加所带来的“嗨”的感觉。 







图1


图2 
心理层面上来看,区别也不是特别大。
更多的是个人经历中哪一样事物对我们来说更容易大幅度提升我们的“嗨”或者“爽”的感觉 也即,奖赏回路/内啡肽回路等的激活。有些人也会在不同的物质或者行为之间进行转换。
我们的依恋形成是需要满足我们的一些基本需求的,如图所示,当我们还是婴孩的时候,我们需要食物、触摸以及运动,来满足一个孩子的最基本的身心需要,孩子需要食物才能成长,需要抚摸才能得到安抚,需要运动才能促进肌肉身体的发育。那么同样的相对应成人的需求则是滋养、接触以及情绪需求,当我们的这些需求得到满足的时候,我们会和其他人建立信任的关系,我们会对世界产生信任感,以此反复,如果我们的需求70%的情况下都被满足了的话,那样依恋(attachment) 就可以形成。通常我们最早开始形成依恋的对象都会是我们的父母,以及抚养我们长大的人。在图中大家也可以看到红色隔断线条反映了当我们的需求没有得到一定的满足的时候, 我们会出现两种反应,第一:我们可能会暴怒,很愤怒。 第二,我们会抽离开,躲进自己的壳里,与外界隔绝,不再信任世界和他人。 那么成瘾的形成是,当我们与我们的抚养者建立信任关系的时候,我们的很多需求,比如哭闹、撒娇、攻击等等是通过物品或物质以及(玩具、毛毯、食物等)来满足的时候,当依恋对象(人)并不出现时,而你的一部分需求又被这部分物品或者物质有时候甚至是运动、抚摸所满足或感觉舒服的时候,那么就像之前的循环一样,我们也会久而久之对这一事物产生依赖。
那么无论是药物也好,毒品也好,在我们形成对人的信任之前,我们对物品或者物质,有时候是运动,有时候是性以及食物。尤其是是运动、食物、性,这些天然地甚至是我们人赖以生存的必需品,我们会产生依赖,而无法和其他人之间建立起信任的关系,建立连接,从而产生关系,并体验亲密感。
造成成瘾的因素还有很多,有上面大家提到的压力、情绪困扰,我们会倾向于使用回避的方式去处理我们的问题。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当我们回避问题的时候人是自然而然去寻找乐子的,那么就容易在那些可以激发我们快感的活动中去逃避问题。
还有社会文化因素,当一个社会群体不接纳我们的一些自然而然的情绪,中国有一句话叫作“喜怒不形于色”,那么当我们的文化不够接纳情绪表达的时候,回避和压抑它们就变成了最佳的一种选择,它可以是对自身(生理)有害的一种应对方式,例如,吸毒。也可能是非常隐形的自我伤害模式,例如工作狂,影响地可能是人际关系。
References:1. European College of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014, October 18). Pathological gambling is associated with altered opioid system in the brain. ScienceDaily. Retrieved September 27, 2016 from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4/10/141018205407.htm2. 图片来自网络,出处见图片 3. 图片来自coursera The addicted Brain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