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与种族歧视

首先,我想强调的是,本文说的是种族歧视(Racial Discrimination),并非种族主义(Racism)我所赞同的种族主义定义为偏见与权力的结合(Racism=Prejuidce+Power)。 在我看来,种族主义可以小至个人,大至整个社会制度,如果不将其设定在特定发展阶段的特定社会环境下,谈种族主义似乎并没有什么意义。而种族歧视,相对适用的社会框架更大一些,在现阶段也相对容易阐述得清楚一些。

作为一种曾经的群居动物,人类天生具有对于族群的强烈意识。而偏见(Prejudice)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上讲,在早期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是帮助人类生存的。而从这个观念产生出了的行为——歧视(Discrimination)。在本文中,我们会把“歧视”这个词的定义扩大,包含“观念”和“行为”。

种族歧视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广泛存在的现象,不管一个国家的族群构成多么单一。值得关注的是,我们中国人的种族意识怎样表现为歧视,以及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长期以来的忽视。

很简单的一个例子:“老外”一词,在汉语词典中的解释是“外国人的俗称"。而事实上,中国人在使用老外一词时,大多指代白种人。对于黑人等有色人种,一般会另加说明。至于对日韩人士,则很少使用老外一词来指代。

这种表面意义与实际使用上的差别,体现出中国人具有高度的种族敏感性。这一敏感性还体现在中国人似乎常常倾向于通过种族生理差异来解释问题。再举个例子:在中文互联网环境搜索“为何黑人不善于游泳”这样的问题。得到多半是黑人人种肌肉密度大,脂肪含量少这样的回答。而在英文环境中搜索同样的问题,会发现主要的回答思路是贫困和基础设施缺乏,甚至这个问题本身,往往就会被回答者认为带有种族歧视色彩。

当然,除了黑人,国人还歧视印度人(阿三)、韩国人(棒子)、东南亚、南美人,乃至藏人、维吾尔族人等少数民族。对日本人,加上历史因素,我们也带着一种潜在的歧视(小日本)。但由于日本的经济地位,我们只能在身高上找优越感了。而这种优越感,随着日本人均身高的提升,存在感似乎也越来越稀薄。当然啦,很很多场合下,我们在称呼“阿三”、“棒子”时都会自称这只是一种昵称,而并非种族歧视。可很遗憾的是,这的确就是一种不自觉的相对隐性的种族歧视罢了。

日韩等国的国民,虽然在国内也有诸多褒贬,但由于体貌特征与中国人高度相似,并不是国人种族歧视的主要对象。国人的种族歧视,主要体现在对于“白种人”和“除东亚裔以外的有色人种”的区别对待上。如果阅读过长居中国的外国人写的书,或是与在华外国人有过交往,你会发现这些“老外”很清楚他们在中国往往能获得一些“便利”或者说“超国民待遇”,而获得的标准不是国籍或经济条件,而是肤色。这在服务型行业尤其明显。一位墨西哥籍白人朋友曾向我举例,在要求更换旅馆房间时,他的要求往往轻易得到满足,而他的日本妻子成功率就低了很多。另一对法国夫妇的遭遇更惨,那位妻子(法籍柬埔寨裔)在中国数次被当成是妓女。

在有色人种中,位于中国人的“种族鄙视链”最底层的,恐怕是东南亚和南亚的有色人种族群。曾经有菲律宾籍的女孩子在网上气愤的发帖,她试图在中国寻找一份英语外教的工作,却屡屡碰壁备受歧视,然而同去面试的西班牙白人,母语压根不是英语,却轻松入围。

...... 当然,你可以在此处插入亲身经历或了解的各种例子,本文不再赘述......

呼应本文开头,中国人有种族歧视并不奇怪,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就可以安之若素呢?

很多时候,外貌和肤色的差别似乎掩盖了人类是一个整体这个事实。他们并不比我们强壮,也不比我们愚蠢,他们只不过是和我们一样的人而已。而你的理性现在也会告诉你:“嗯,这些道理我都懂。” 但回到日常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平等地尊重其他人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