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深度睡眠

深睡眠是一种神秘的状态,几乎每个夜晚我们都要进入到这种状态若干次。有梦的睡眠貌似更为复杂,但人们对深睡眠的认识甚至还比不上对有梦睡眠的认识。现在我们都很清楚有梦睡眠是怎么回事,也知道有些人能够意识到做梦,甚至能在一种被称为清醒梦的状态下改变梦境。然而深睡眠的性质仍然是个未解之谜。

20世纪30年代,卢米斯等人记录下志愿者整个睡眠过程的脑电图,首次发现睡眠可分成不同阶段。睡眠过程中的脑电图并不是只是一种模式,事实上,整个睡眠期间脑电图在不断地变化。通过脑电图的规律变化,就可以辨别睡眠的不同阶段。人们猜测各个阶段在恢复人体精力体力的睡眠过程中都有一定的作用,到20世纪60年代末,这些睡眠阶段以及关于它们的猜想已经可以用具体的方法进行评价。睡眠中的梦境更让人印象深刻,而且历来受到宗教、文学和精神分析学的关注,而这些栩栩如生的体验都发生在快动眼(REM )睡眠阶段,快动眼睡眠因此广为人知。深睡眠状态不会做梦,因而较少被人注意。
 
深睡眠又被称为Delta 睡眠、慢波睡眠,最近也被称为N3。这个阶段的脑电图以高幅低频的三角形Delta波为主,所以被称之为Delta 睡眠。以前这个阶段被分为两个阶段——第3阶段和第4阶段,第4阶段的Delata波活动数量明显超过第3阶段,被认为是一种更深的睡眠状态。不过研究人员并不能明确指出这两个阶段对人体的影响有什么明显的区别,所以最近这两个阶段已经被合并成一个阶段,称为N3。

深睡眠阶段在主观上是一段与外界环境几乎完全脱离的时间。处在深睡眠状态的人极难被唤醒,如果是儿童进入这种状态,唤醒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睡眠进入这个阶段开始出现梦游。如果深睡眠中突然觉醒,大脑的运动中枢恢复兴奋,但高级中枢仍处于抑制状态的话,人就可能梦游。这是一种以机体活动正常但判断认知能力受限为特征的睡眠状态分裂(sleep state dissociation )。

很多重要的生理活动都发生在深睡眠阶段。浅睡眠和深睡眠交替循环,构成整个睡眠过程。深睡眠主要发生在第一个循环中,也就是说,第一次深睡眠的时间通常是最长的。之后每次深睡眠的时间逐渐缩短,取而代之的是更浅的第2阶段睡眠;快动眼睡眠所占的比例则越来越大。清醒状态下人的睡意持续累积,而深睡眠对于消除睡意(sleep drive)特别有效,在一点上第2阶段睡眠就远远不如深睡眠。午间小憩20分钟不会影响夜间睡眠,如果时间更长就会引起睡眠障碍的一个原因就是:20分钟的睡眠还没来得及进入深睡眠,所以主要是第2阶段睡眠;如果午睡时进入了深睡眠,睡意会迅速较少,晚上就难以入睡了。
 
深睡眠阶段体内脉冲式地释放人体生长激素,如果深睡眠被打断,生长激素也会马上停止释放。γ-氨基丁酸(GHB)能够促进深睡眠,曾被健身者利用,因为深睡眠时间延长时生长激素的释放也会增加,而生长激素有利于负荷训练后机体必需的细胞修复。过去GHB是可以自由购买的补充剂,可惜有些人利用它诱导入睡的作用,把它用作约会时的强奸药。现在GHB已经受到严格管制,只作为处方药用于治疗嗜睡症等疾病。

深睡眠还有心理学上的益处。深睡眠能迅速减少人对睡眠的需求,是整个睡眠中最能恢复精力的阶段。除非你被唤醒,否则这个阶段你会感觉慵懒懈怠,还可能出现睡醉(sleep drunkenness)。最近一些关于神经网络的研究发现:深睡眠对保持头脑清醒以进行第二天的学习非常重要

在某些神秘的东方传统文化中,我们平常感受世界时所处的觉醒状态被认为是一种粗浅的认知状态。通过冥想还能进入另外一种更微妙的认知状态,这种状态类似于清醒梦。这种状态中最深层次的觉醒也是最微妙的,这时人可能洞悉虚空——所有现象发生的地方。心理学家肯·威尔伯(《万物简史》作者)经过深度冥想训练后,声称人可以意识到微妙和非常微妙的觉醒状态,可以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甚至意识到自己的深度睡眠。现在我们知道,清醒梦是可以做到的,清醒梦中的人能够意识到甚至改变自己的梦境。如果威尔伯说的是正确的,事实上冥想的高级练习者深度睡眠中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持续意识到自己的觉醒状态。
 

无论我们对深睡眠状态了解多少,它都在帮助我们恢复体力和精力。不幸的是,深睡眠非常容易受到压力、睡眠中断、衰老和很多药物的影响。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才能恢复这个奇妙而又神秘的恢复性睡眠阶段?

我们不能逆转岁月的车轮,也无法逃避无处不在的压力,要做到这点并无捷径,但是我们可以尽量做到有规律地在午夜前就寝、解决呼吸暂停问题、(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一般是指成人每晚7小时的睡眠期间,发作次数达30次以上,每次发作时,口、鼻气流停止流通达10秒或更长时间,并伴有血氧饱和度下降等)通过放松呼吸或其他冥想技巧帮助入睡。如此,你也许能真正感受到深度睡眠神秘而恢复性的力量。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