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热爱的事才会成功?

有个聪明又有才华的小盆友,常对我说:要么不做,要做只做最爱的事,这样才能做到极致!

他22岁名牌大学毕业,大二被央视导演相中做专职编剧,婉拒,后来一直找工作,却没安定下来。再后来,他出国深造,决意回来自己创业。

对“做最热爱的事才会成功?”这个问题,我觉得并无所谓标准答案。

只举几个问题,多想几步。

问题一:什么叫“最热爱”?

什么叫最热爱?木工?摄影?环游世界?刺绣?飙车?写作?

那不叫热爱,叫消遣。

大部分人真实情况往往是,心不在焉干着一份糊口的活儿,却一直想我热爱什么?我必须得做最喜欢的事啊,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倾情投入,马到成功!

可是,能被叫“最热爱”的东西,实在太少。

很少存在一个先在的“最爱”,静静躺那儿供您膜拜。大部分爱,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被发现与开掘的过程。

一定等到“最爱”现身才决定结婚,那是空想家的做法。谈几段恋爱,你终会发现,很多故事都是相似,很多过程都是相像,所谓爱,更多靠彼此经营和磨合。

问题二:“事业”和“热爱”之间是有冲突的

爱好和事业,本质上是存在冲突的,可惜大部分人只看到它们的相通点。

并不是最热爱的事,都适合拿来谋生立业。事业,是做受益最大化的事,而不是热爱度最大。

人对热爱的东西,有种本能的占有欲,希望找一块静谧空间单独安放。之所以“最热爱”,因为它多关乎自己的内在感受。而事业,是外在性、公共性的事物,意味着开放、切割、妥协、让渡。它是一种协作,不是单打独斗,要遵循公共规律和评价标准。

热爱一个事情,擅长一个事情,和经营扩大一个事情,并非一个概念。

能把爱好经营成一份长久事业的人太少,其都有一份心理承受力(经过多次自我怀疑和痛苦选择而来),即:

不再把它视为“最爱”,且不独占它,并允许它在一定范围内被稀释、变形。

情商高的人,都明白适度牺牲的意义,能在业绩和热爱,主观和客观,精神和物质之间灵活掌控,不钻牛角尖。

问题三:“最爱”并不是支撑你完成事业的主力

工作中,最爱的往往最先消逝,不是它抛弃你,而是你放弃它。

一个男人将最爱的女神娶回家,往往很快就厌倦;聪明男人,压根不会娶女神。最爱的事,常抵不过一地鸡毛。

像一个大厨,回到家中再也不想做饭;一个老师,下班就再懒得管自己的孩子;一个媒体,回家看自己剪的节目就恶心。

事业是无数次重复运动,牛人起码是2000个小时以上的重复训练。而兴趣的动力,常来自于稀缺性、新鲜感和天赋带来的偶然惊喜。除非你能在每次重复里找到不同,可日常工作的本质就是支离破碎,千疮百孔。

再爱的事,经无数次重复,早已失去当初那个浑然一体的美,只剩庖丁解牛的部分。再美的女人,天天看,也不过鼻子眼睛嘴巴耳朵,早就不是那个氤氲的感觉了。

美,建立在陌生感上。

所以,一定想清楚,必须把个人兴趣变成“成功”事业么?

兴趣变成事业后带来的快乐,不再是私人约会式的愉悦,而是一份更复杂、带有责任、自我挑战和自我证明的感情。如果你并非一个善于改变自己,柔韧度很强的人,需谨慎。

重复不一定会成功,而持久的成功都依赖于长时间的重复坚持。支撑事业走向成功的,恰恰是“反情感”——反“情怀”,冷静的头脑,自信的心态和坚毅的自制力与持恒力。

问题四:人为什么会产生“做最热爱的事才会成功”这个看法?

源于你潜意识的一种惯性——将“工作”和“兴趣”极端化。

过度看低、排斥日常工作,将它看做一个异己、可耻、剥削的事情;过度看高、吹捧爱好,把它看做一个和谐、情怀、荣耀的事情;而事业,必然是独一无二的后者,而不是庸碌无为的前者。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不符合生活实际。

如今网上那些所谓“正能量”例子:奋斗一生的CEO辞职去旅游,牛逼哄哄的人卖掉公司去摄影……他们并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将来会放弃一切的。如今追寻“最爱” 的权利,恰恰是之前工作赋予的,不仅指财务自由,还有欣赏美的眼力、对生活的重新认识。

最重要的是那一份理所应当的坦然和踏实——奋斗了这么久,该给自己放一次长假了。

没有中间那几十年克制、体验、隐忍,很难做到当下的放肆、轻松和豁达。

他们经历了多少漫长的曲折和纠结,才能到达这里。

人,既需要按捺一些内在的东西,才能完成公共的事业;也需抵制些外部的侵蚀,才能守住内心的一份净土。内外之间,相吸相斥。

路,要自己走。酸甜和苦辣、执迷不悟和清醒理智,都要亲身品尝。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