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玩笑”or“校园霸凌”


什么是霸凌

“霸凌”音译于英文bullying,主要在台湾地区使用,大陆尚未对这一行为给出明确的界定。最早对校园霸凌开展正式研究的是挪威心理学家Dan Olweus,他将一般意义上的校园霸凌定义为“由一个或多个学生直接针对另一个无力抵抗的学生重复进行的不怀好意、有害的行为”。大多数霸凌发生前,被针对的学生并没有明显的挑衅意图。事实上,“校园霸凌”(school bullying)是一个相当古老的问题,就像暴力和犯罪始终存在于人类社会而极难以根除一样,我们习惯于把它简单化为“欺负”。校园霸凌可说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70%的中学生至少遭受过一次校园霸凌。而从近年来网络上流出的许多校园暴力视频也可以看出,我国中小学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霸凌者与被欺凌者的心理特征
研究者发现,霸凌者在学校中并不受人欢迎,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对他们“敬而远之”。这些孩子倾向于表现出以下性格特征:强烈的征服欲、易怒、面对长辈时目中无人、对被欺凌者没有任何同理心。在一项针对校园暴力的研究中,研究者发现这些校园暴力的实施者并不是我们所认为的那么有自信,他们往往处于一个没有良好学习榜样的家庭环境,因而那些被爸妈“霸凌”的孩子、被遗忘的孩子以及有太多权力的孩子更加容易发展为霸凌者。

而被欺凌者则具有小心谨慎、害羞、自卑、压抑等性格特征。Dan Olweus认为,这些特征可能既是霸凌的部分原因,又是霸凌的结果。部分被霸凌的孩子会产生自我责备倾向,认为是自己的缺陷造成了他人的攻击。中关村二小事件中的小明在此次事件之后被北京市第六医院初步诊断为急性应激反应,严重者可能发展为急性应激障碍(ASD),对周围环境感到茫然、抑郁、恐惧性焦虑。这件风波随着舆论的渐渐走低,也将会有越来越少的人关注其进展,但我们不能忽视的是如何重塑被霸凌者的心理健康。

我们可以做什么
世界各国都一直在努力探索,致力于从学校层面、家庭层面和个人层面来开展反霸凌的项目。
从学校层面来看,教师承担着教书育人的职责,是学生在学校中的第一依赖人和保护者,教师合理的处置方式可以让被霸凌者的受害程度降到最低。首先,学校应该帮助学生了解什么是霸凌,当霸凌发生在自己身上或他人身上时,他们能够马上意识到;其次,学校可成立霸凌预防调查委员会,对成员和教职工进行霸凌预防的培训;还可以开展家-校联合项目,邀请家长参与反欺凌活动,加强对校园霸凌的监管。
从家庭层面来看,儿童总是模仿成人的行为,所以父母和家庭中的其他长辈要身体力行地通过善待他人、尊重他人来向孩子们展示在生活中如何避免和应对霸凌,或者避免孩子成为霸凌者。要保持与孩子交流的畅通,随时了解孩子在学校与他人的相处情况,以爱的方式给予受害者心灵的庇护,让孩子重拾被爱的自信。如果小明能在别人最开始欺负他时,第一时间识别这种欺负的性质,并及时与老师和父母交流,也许就不会有后来情况的恶化了。
从个人层面来看,在霸凌事件这个系统中的霸凌者、受害者以及旁观者都会从中获得不良影响。
为了预防-应对-矫正受害者、霸凌者和旁观者的个人心理健康,需要一支专业的心理咨询队伍。而涵容心理咨询室对心理咨询老师通过多种形式作培训,以及避免和应对霸凌的技能训练。能够每次心理咨询过程中,首先学会倾听,然后运用心理知识循循善诱,科学疏导受害者、霸凌者和旁观者心理障碍,从而对校园霸凌say No!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