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师为什么不能给熟人咨询?

这个问题不单是行外人在问,许多从业者也对此一知半解、或只是教条地遵守着前辈们的忠告。实际上这个问题当中,包含了心理咨询的工作原理。

表面上看,熟悉的、甚至亲近的人,岂不是更信任、更了解?岂不是能省下许多了解背景信息的时间?
这个逻辑放在一般社交关系中或许可以成立,但在咨询关系中,就行不通了。

想象一位画师要为某人画一幅肖像,他面前会有什么?——一张白纸。
如果那张画纸本身并不干净,最终的作品会有何不同?
是不是画纸越不干净,画出来的肖像就越失真、越看不清?

心理咨询的任务,是帮助当事人认识自己——就像在心理层面,为当事人“画”出他们的内心世界。

在咨询过程中,咨询师的内心,就是那张画纸。当咨访关系是由零开始建立时,就是最大限度地保证了画纸的干净。

假设咨询师与当事人本来就有牵扯不清的社交关系、甚至就是生活中朝夕相处的人,这样的所谓“咨询”,就好像画师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已经按照自己对当事人的印象,涂抹了许多线条和颜色,那么当事人最终看到的,到底是他们自己,还是“画师认为的”他们自己?

更大的风险还不是这个,而是在于:
由零开始的咨询关系,本质上很简单,就像是当事人雇佣咨询师做向导,双方一起完成一段探险/寻宝的旅程;
而复杂的多重关系,就好像表面上冠冕堂皇,但暗地里“各怀鬼胎”——有可能是想把双方的关系绑得更紧、也有可能是在进行相互控制的博弈、也有可能表面一团和气背后各自偷偷拔刀子……总之,能在现实层面建立起关系,双方一定对对方有着或明或暗的需要,也就是说,这样的关系里,“画画”只是幌子,双方实际的诉求隐藏在暗处,于是被画的那个也不会老老实实坐着不动,画画的那个也不会专心致志工作,那么……还画个毛线啊?

既然说到画纸要干净,有些人就会想到,即使咨询师和当事人没有社交关系,但又怎能保证他们“画”出来的画,就不带偏见?

首先就像前文所说,避免多重关系,是“最大限度”保持画纸干净的策略——而不是“绝对”干净。

其次,咨询的过程只是“好像”画画,而非“就是”画画——并非由咨询师来定义、告知当事人“你是谁”,咨询师是帮助当事人学习如何感知、定义自己,从而明白“我是谁”。
所以当咨询师的能力足够理想的情况下,他们并不会将自己的“偏见”施加给当事人,而极端理想的情况下,甚至根本不需要产生“见”、那当然也就不可能“偏”了……当然,这基本上不可能,所以就有下面这个“再次”:

再次,绝大多数咨询师毕竟是人,修炼成人妖/人瑞的,基本碰不到。所以这个行业对从业者有个要求——接受个人体验。也就是咨询师自己接受足够长时间的咨询,用来整理、整合他们自己的内心世界,让他们内心的“画纸”更干净。
同时,认真负责的、还在成长期的咨询师,会定期接受督导,以降低自己无意识的情结、人际模式对咨询造成干扰。

虽然理论上来说,咨询师的整合度、专业能力强到一定程度时,多少可以中和、甚至消减多重关系造成的迷雾,但一来这样的高手少之又少,二来对咨访双方都一样——世界上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咨询师/当事人了,与其带着这个不利因素开始咨询,还不如考虑其他人更好吧?

再补充一点:
有时当事人会以为找熟人咨询会更放心,但其实只要稍稍接触咨询,他们自己也会发现,许多真正的内心隐秘,向熟人吐露会更感到更困难、也更不安全——这实际上反映出一个不太为人所知的心理规律:

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面对不同的人,内心对自己都有一个隐含的“定位”。
最常见的,莫过于许多人发现面对父母时无法说出某些话、做出某些事——因为自己的潜意识牢牢地将自己“钉”在了“孩子”这个位置上。

那么想象一下,如果你要让身边某个熟识的人,比如朋友,来做你的咨询师,其结果就是:
要么“朋友”关系压倒咨访关系,于是凡是不属于“朋友”身份的心理活动都无法在咨询中表达——咨询终止;
要么是咨访关系压倒朋友关系——硬着头皮表达超出“朋友”定位的内容,转头一定后悔得要死——对方会怎么看我?我们共同圈子里的别人会知道我的事吗?他都知道我的这些事了,今后还怎么面对他?……结果还是一样——终止咨询,原本的关系也会被破坏……

总结一下:

第一,如果已经建立起社交关系了,说明咨访双方的某些心理需要,已经在现实层面产生了交集,这种情况下,双方开始咨询的动机都会并不单纯,对咨询过程极为不利——也可以说,大家本来就不是冲着咨询关系去的;

第二,对当事人来说,现实层面的交集会带来本能的自我保护、回避反应,根本无法真正进入咨询状态;

第三,真正能力合格、且有职业道德的咨询师,会恪守多重关系的禁忌,而由于“在自己的社交圈碰到神佛级的心理咨询师”这种可能性几近于0,所以假如在你身边有某位熟识的“咨询师”毛遂自荐想给你做咨询,你可以考虑直接拉黑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