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提时的记忆都去哪了?潜藏于心还是早已消失?


讲述:回到3岁前的房屋 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我是爸妈的第五个孩子,哥哥姐姐们比我大得多。几年前,我们曾回到我3岁以前全家住过的小屋,他们发现那里还是老样子。他们四散跑到他们最喜欢的地方,我却呆立在旁一动不动,惊讶地发现此处与我记忆中的如此不同。我记得,从屋子出发要走好长的路才能到湖边,可其实铺满卵石的河岸也就几步路远。我发现我什么都记不得。哥哥姐姐们拖着我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告诉我其他有趣桥段,希望我能回忆起来,可都是徒劳无功。

佛洛依德:幼儿期失忆 记忆是冰冻还是消失?

我现在明白,能记得那时的事反倒是不寻常的,极少有成年人能做到这点。有一个专门描述这个现象的术语——幼儿期失忆,这个词由弗洛伊德提出,专指成年人对三四岁之前的记忆的缺失以及七岁以前记忆的不确定。一种论点是:早年的记忆被藏在了大脑的某处,只需一个线索来将其找回。不过一项研究表明,我们早年形成的记忆就是单纯地消失了。

研究:失忆到底发生在何时

纽芬兰纪念大学的心理学家卡罗尔·彼得森做了一系列研究,试图找出这些记忆的消失具体发生在什么年龄阶段。首先,她和同事找来了一批年龄在4岁至13岁不等的儿童,让他们描述他们记得的最早的三件事。孩子的家长站在一旁以证明这些记忆的真伪,结果发现就连其中最小的孩子也能回忆起大约两岁时发生的事情。两年后研究者对这批孩子进行了回访,看看事情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结果,10岁以上的组别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孩子还能记得他们上次所讲述的内容。不过小一些的孩子,尤其是在上次试验时刚满四岁的孩子,他们对此一片空白。哪怕研究者对他们上次陈述的那些早期记忆进行提示,他们都会说,没有啊,我从没碰到过这事。

幼儿:海马体发育未完全 无法形成系统记忆 

要形成长期记忆,一些生理和心理机制必须协同工作,而大多数孩子还未能拥有这种协调机制。来源于生活经验的场景、声音、气味、味道、触感这些构成记忆的原材料,会到达大脑皮层并被记录,完成认知的过程。刺激必须要经过海马体的组合加工,才能形成之后的记忆。海马体不单单将多个感官刺激打包制作成单个的新记忆,它还将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的刺激与大脑中既有的相似内容进行关联。然而海马体的某些部分直到青春期才发育完全,这使得孩子的大脑很难完整地执行记忆储存的全部流程。

缺乏时间概念、叙事能力、自我意识

除此之外,小孩子对于事件顺序的把握并不准确。他们还要过好几年才能认识钟点,看懂日历,所以将某件事同具体的时间地点对上号对他们来说很不容易。他们也缺少用以描述一桩事情的词汇,也就因此无法进行因果叙事,而这恰恰是牢固记忆的基础。另外,他们的自我意识也远没有成年人那样清晰细腻,因此他们不会将那些大段的经历看做是不断积累的人生故事而去刻意记录并回头审视。

没有记忆 但会影响人的感知和理解

既然那段时间里的事情,无论是受到虐待还是温柔抚育,我们都记不起了,那么究竟发生过什么,还重要么?如果在我们的还很小时,树林里有棵树倒下了,但我们的大脑没有足够的认知工具来把这件事存放在记忆里,那它对我们的成长会施加任何影响吗?研究者认为会。即使我们不记得这些早年的事情,它们会在我们理解并感知自身、他人、广大世界的方式方法上留下或好或坏的影响。


比如,我们对鸟儿、狗儿、湖水和山脉拥有详尽的概念,哪怕我们记不得是什么样的经历创造了这些概念。

你记不得和亨利叔叔一起去溜过冰,但在你眼中溜冰和拜访亲戚会是快乐的事。”研究人员解释道,“你觉得人们很友好很可靠。你可能没法回忆起具体的例子,但你就是明白这一点。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