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理咨询中,钱是怎样一种存在?

作者:王雪岩

最近这些年,我没少给身边想学心理咨询的朋友泼凉水,每当有朋友问我学心理咨询怎么样时,我往往会先问一句:你准备投入多少学费啊?如果朋友的打算是三万五万,我一般会劝他别学了,与其拿这些钱去学咨询师,远不如去找个信得过的咨询师做几年咨询,因为这几万块钱若是变成咨询费,至少可以帮助朋友增加对自己的理解,有可能改善生活,但是如果放在学习心理咨询上,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何况对于心理咨询这个需要终生学习的职业来讲,每年花上十万八万的学费是常态。我认得一些已经做得很好的咨询师,每个月的固定学费支出还会保持在两万左右,不为别的,只是因为只有保持不断的学习,才不会被这个正在快速发展的行业淘汰出局。如果没有做好高投入的准备,靠什么支持自己在学习的道路上坚持下来呢?既然一个优秀的心理咨询师,基本可以说是拿钱堆出来的,在没有做好烧钱的准备之前,还是慎入比较好。
学知识易,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成长,难就难在人格的发展与完善,而这个部分,又与咨询师自己被治疗的程度高度相关。咨询师自己烧钱被治疗的过程,恰又是可以帮助他去感受和理解钱在一个人情感中的意义的过程。
一个咨询师,修通在钱方面的困扰,与自恋方面的修通、性困扰方面的修通、生死态度的修通等等,是同等重要的,因为,在心理咨询(尤其是精神分析)的过程中,太多太多的内心情境,是借助于钱来表现的,当谈到钱的时候,其实钱早已经超出了钱本身的含义。

心理咨询竟然要花钱?真没人情味…”
常有人在知乎私信中大段留言给我,向我讲述他们的苦恼,声明“因为心理咨询收费不低,所以才留言给你……”如果我如实告诉他“这样的文字交流很难帮助到你,最好是去寻找心理咨询的帮助”,他们常常会表达对于没有被满足的失望,也许会继续表达“真没人情味儿”之类的抱怨,于是我只能简单的告诉他“心理咨询是最安全的寻找帮助的方式,缺少了设置的保护,随便向别人讲述你的故事,你的情感世界就会冒被伤害的险,而别人也并没有陪你聊天的义务,所以这也会让你自己的伤痛处于随时被搁置的危险中,所以,对自己负责的方式是去寻找专业框架下的咨询,而不是随便拽过一个人来聊聊”。
其实,其实很多时候,这个对“人情味儿”的渴望,对“理所当然地被照顾和满足”期待,恰恰就是痛苦的源头。就像优秀心理咨询师的衣食无忧源自在学习上的高投入一样,“获得”哪里有不是建立在“付出”基础上的呢?
当我们还是刚出生的小婴儿时,的确曾“什么都不必做就会完全被满足”。可是当我们开始会发出一些音节,开始学会用哭和笑来寻找成人的关注时,我们就已经离开了那个天堂,已经开始为获得被满足而进行努力了。而当我们的身体在长大,对被照顾和满足的期待还停留在初生婴儿期时,在社会中遭遇大大小小的挫败感,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心理咨询竟然还要花钱这件事,愤怒的强度可能同时也就意味着一个人发展受阻的程度。借助于钱表达出来的内心世界,是五花八门的,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通过对付费这件事不同的态度,可以折射出一个人与他人的关系(心理咨询的过程只是社会关系的一个投影罢了,所以一个人在社会关系中的表达方式,早晚会出现在与咨询师的关系之中)中所投注的情感、期待,以及对关系的幻想。我们无法尽数人类会有多少种借助于钱所表达出的内心世界,如果我们愿意去理解,我们往往可以透过钱,看到比钱复杂得多的情感世界:
咨询收费让我感觉自己不被爱
——“爱我的人愿意给我花钱,咨询师如果爱我就不应该收钱。”
钱的获得与失去,是可以非常直观地被感受到的,所以,很多时候,钱也就可以被用来考量内心情感的得失。尤其是那些从物质匮乏年代走过来的人,感受被爱的方式,往往就是“对方愿意给我花钱——Ta愿意用物质喂养我,让我活下去。对于成长于物质、精神都匮乏的家庭中的人,就更容易见到这样的感受方式,因为当他们将对情感满足的需要物质化后,就可以帮助自己远离因情感缺失而带来的巨大痛苦:我只要得到了物质,所以我可以放弃其他需要了。
这一类人容易忽略掉与咨询师的关系中,情感部分被理解和抱持的可能。他们内心中将与咨询师的关系简化为钱的关系,简单感受为“我花钱听你说话”,所以,当他们忽略了咨询过程中的情感元素时,他们往往更难以耐受咨询中的不确定性,如果咨询师没有开口讲话,而是帮助他去体验情感世界时,他往往更容易呈现出对于“咨询还要收费”,或者“我花了钱你却没给我我想要的东西”的愤怒。
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自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那个“我会被无条件满足”的乐园,所以收费这件事在他们内心,常常被感受为“你拿走了我的钱,所以你一定是不爱我的”或者“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你还要拿走我的仅有的好的东西,仅有的资源”,他们有可能因为咨询收费而感受到强烈的被剥夺,甚至被虐待。
他们因为无法在心理咨询这样一个平等的关系中,获得他所幻想的“爱我的人就是无条件给予我的人”,而将咨询师感受为“他只在乎钱而不在乎我”的迫害者。而这,恰恰可能在他内心唤醒了强烈的焦虑,于是试图在与咨询师的关系中重塑他曾经历过的关系模式,他会用他曾经被对待过的、伤害性的方式来对待咨询师。
我只有用钱来换取你对我的爱
——“我们之间因为有钱所以才有关系,才安全。
有时候,当讨论到与咨询师的关系时,一些来访者会说“我觉得很安全啊,毕竟我给你交了钱嘛”;如果再进一步去问他们对于交钱这件事的感受,他们往往会谈到对于关系非常不安全的体验:我很需要你,但是我只能用钱留住你,如果我不再向你交钱的话,你一定会抛弃我
对于一个缺少对“被爱”的确定感的人来说,他无法感受到自己仅仅是作为一个人而被关心、被接纳,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被爱的对象。他往往会在关系中感受为:自己只有符合对方的某些需要才会被接受,比如必须学习好,或者必须听话,或者必须对对方有用……
所以,为了保持与咨询师之间无冲突的关系(其实这是一种不真实的关系,反而是有破坏性的),他们会隐藏起自己对收费不满的部分,小心避免咨询师知道他们内心的痛苦体验,从而避免幻想中的被抛弃被拒绝的发生。
“交钱”赐予我特别的权力
—— “你收了我的钱,就应该(必须)……”
还有一些人,会将交费体验为一种控制咨询师的权力,他们会因为自己支付了费用而要求咨询师不断服从他、满足他,有时这种服从的要求也会带有隐晦的羞辱的味道。
此时钱的意义已不再是咨询的费用,而是一种自恋性需要的资本,当他拥有这个资本时,就可以处于更优势的位置,避免在咨询关系中感受到自己弱的部分以及被帮助的需要,或者避免幻想中的被咨询师控制、羞辱、吞噬等的发生。他可以借助于钱,逆转咨询师与自己的关系,将自己从寻求帮助的人转为施予者,从而避免在咨询中唤醒依恋的需要。
在幻想中,只要自己放弃依恋的需要,他就可以在感觉中避免被抛弃的痛苦。
还有一些人是这样的……
——“不急,反正我有钱”
他们在咨询中不急不慌地交钱,按时与咨询师见面,常常表达对于收费的理解,但是,就是难以进入自己的内在世界,去更多地理解自己、理解与咨询师在关系中呈现出来的各种现象。
他们有可能会惧怕探索自己的痛苦,也有可能习惯了依赖他人而拒绝自我探索,还有可能是惧怕因为成长而带来的分离。
此时,收费上的轻压力,反而可能成为他成长中的重要阻力。
——“你应该多收一些钱,否则我很内疚。”
有些来访者对于咨询师的收费低会呈现出强烈的内疚,他们可能因为自己的成长巨大而感觉期待回报咨询师,从而期待咨询师提高收费;也有可能因为自己的收入远远高出咨询师的收入,而感觉自己冒犯了咨询师;还有可能担心咨询师因为对收费不满意而抛弃他,等等。
他们通常可能成长于从小被父母严格限制的家庭,且家庭不能欣喜于孩子的成长与超越 。他们会因为自己生活得好,而担心激怒咨询师,所以期待咨询师提高收费,从而缓解内心的恐惧与担忧。
——“我不能生你的气,但我可以忘记付费”。
忘记付费,也是很多人表达对咨询过程不满,或是对咨询师表达攻击的重要方式。这种情况下,他们并不是在意识中与咨询师抗衡,而是真的忘记了。
对于很多人来讲,表达攻击性的情感是非常冒险的事,因为有可能造成冲突,所以他们往往会压抑自己的愤怒,但是这个压抑又不能使他的愤怒真的得到释放,于是就会以一些替代性的方式来处理这部分被压抑的情感。当他忘记付费,而不是故意拒绝付费时,就可以既攻击了他的咨询师,又不至于产生正面的冲突。
如果咨询师足够敏感地去捕捉忘记付费背后的情感,往往会发现很多非常隐秘的情感处理方式。
所以,在心理咨询(尤其是精神分析)的过程中,太多、太多的内心情境,其实是借助于“钱”来表现的。当咨询室里谈到“钱”的时候,早已经超出了其本身的含义。
钱在每个人内心代表的,可能是非常广袤的意义:可能是爱,可能是权力,可能是能力,可能是安全,可能是拥有所带来的快乐,可能是抵抗风险的保障,还可能是得失平衡间的控制感,等等。所以,如果你愿意给自己一点时间,去深入自己的内心世界去看一看钱对你的意义,也许你就有机会透过“钱”这么简单的一个字,发现一个你完全未知的隐秘世界。

0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