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工在灾难管理中的角色


作者:周舒

灾难的定义

灾难的定义包括多个要素。第一,灾难是突发的、毁灭性的、在较大社区范围内发生的事件。第二,灾难影响范围广,包括个体、社会结构、与这些个体与社会结构相关的社会各界以及整个社会环境。第三,所谓影响,指的是巨大的损害、损失和破坏。

美国社工与灾难管理的渊源算是比较深远了。一些社工毕业生效力于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等非政府组织。红新月会(Red Crescent)是穆斯林文化中相当于红十字会的组织,使用白底红色的月形作为标志。各国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组成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Red Cross and Red Crescent Societies)。还有不少社工毕业生任职于相关政府组织或政府间的组织,如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委员会(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 on Refugees)。但在很多时候,他们的身份和角色并没有被认定为社工。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加强危机管理与社工行业之间的良性互动与沟通协调的需求。


灾难管理的内容
灾难管理是一门多学科交叉的领域,社会工作是其涉及到的多门学科之一。现在美国的社工高等教育中,仅有比较有限的部分涉及灾难管理领域。社工的很多灾难管理相关知识和技能更多的是从一线实务工作中或工作后的短期培训中得到的,或者通过国际应急管理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Emergency Managers)的特殊课程才有机会进行深入学习。美国也有少数大学设有灾难/应急管理相关学位,如西德州农工大学(West Texas A & M University)、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Long Beach)和北亚利桑那大学(Northern Arizona University)、杜兰大学(Tulane University)等。

灾难管理工作要求从业者能在工作中扮演从心理咨询、个案管理到社区发展等不同层次和工作内容的角色,因此,从业者最好是多面手。这一点正好与社会工作专业的特色和精髓达到高度一致。社工学生所接受的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的基础训练,使他们能在纷繁复杂的灾难管理工作中应对自如;而社工教育所传授的知识和技能,也可以很好地应用到灾难管理的一线实务工作中。

与此同时,也有少数反对以上观点的不同声音。一些关于社工介入灾难管理工作的学术研究报告指出,社工并没有做好进入灾难管理领域工作所需的准备。其一,这一领域的危机性质、情感压力以及与多个组织沟通和互动的较大困难,都对在此领域工作的人提出了极为特殊的严格要求,而社工是否达到这些要求十分值得怀疑。其二,社工在自己工作中所得到的学习和培训,并不能有效的为社工进入灾难管理领域工作做准备。因为,这一领域对工作者的多重要求及其需求的特殊性,和社工之前所从事的绝大多数其他社工工作对社工知识和技能要求是不同的。因此,有些美国大学近年来积极呼吁,要求在社工高等教育中增补灾难管理课程甚至将此作为一个细化的专业研究方向,其中包括凯斯西储大学和密歇根大学等在全美社工专业排名相当靠前的优质高校。

例如,凯斯西储大学的Hokenstad曾在2007年1月在西印度群岛举办的“救灾计划、管理与恢复”国际研讨会上,进行以“社会工作教育的新责任”为主题的演讲,指出了宏观社会工作在灾难管理中曾扮演的多个重要角色:在灾前,社工的角色包括组织和参与社区防灾计划和管理委员会以及规划和制定应灾干预措施,尤其要重点关注最容易受到灾难影响的弱势群体。灾后的工作内容则包括进行灾后第一时间的团队建设与社区协调(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为例)、管理境内流离失所的社区居民和难民并助其重返正常社会(以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社会服务中心为例),以及从事基层社会发展及重建社区和社交网络(以秘鲁和菲律宾为例)。

密歇根大学则有一个专业的社会工作系赈灾组 (School of Social Work Disaster Relief Group , SSWDRG)。他们在组织的使命声明中表示,其目的是提供一个论坛供社工学生、教师和一线实务人员带着批判性地眼光去积极讨论社会工作在灾难管理工作中的作用,并为社工系提供参与赈灾行动的机会。这个组织在应对卡特里娜飓风破坏的过程中成立,因为创建者们从联邦和州际不够完善的救灾努力中发现了很多有违社会公平正义的不良现象。


社工参与灾难管理的三个阶段

准备阶段
社工在灾前能够进行的准备工作,包括形成较大的社工协调机构,与现有的专业应灾机构合作开展培训、制定行动计划,如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 FMEA)与美国红十字会等合作。另外,社工还应该向其他专业人士和政府提倡:社工应该被看作灾难的专业响应和救助者的必要组成部分之一。

响应阶段
美国现行的联邦应灾部门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联邦紧急事务管理署下设四个职能部门:减灾部、准备部、响应部和恢复部。全美社会工作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ocial Workers ,NASW)也在1996年度的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沿用至今的灾难政策声明:“在灾难发生之后,NASW为服务于受灾个体和社区的政策和项目提供支持和倡导。”1997年,NASW更与美国红十字会签署了一项为期5年的协议,与美国红十字会的灾难救援人员一起,承诺向灾难受害者、救援人员、军人、军属和难民等提供精神健康服务。

社工在灾难响应中可以扮演各种角色,包括心理咨询师和治疗师、社区组织者、社会服务倡导者、法律政策倡导者、研究人员、教育工作者和志愿者等。而社工所做出的响应与其他救灾专业人士的响应的不同之处在于,在无论是人为还是自然的大型灾难之后,社工都可以独立充当许多不同角色,还可以填补别的救灾人员的责任空缺或工作漏洞。此外,社工的专业知识也能够协助许多人解决经历灾难之后所面临的各种生活琐事,如住房、失业和重组被毁的社会系统。

在美国,社工业界普遍认为社工在灾难管理中的角色被低估了。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第一,社工在此类工作中的独特角色没有被NASW足够明确地注明。第二,传统的灾害工作者(医护人员、军队官兵、专业救援队甚至心理咨询师等)得到了更多的媒体关注。第三,社工不像传统的灾害工作这那样穿着统一制服或佩戴统一徽章,因而缺少“社工”这一身份的专业识别。第四,也许是因为对灾害管理有兴趣的社工们没有联合和组织起来,所以还没有太大的集体影响力。

复苏阶段
在社区复苏阶段,首先要弄清一个社区在灾难发生之后到底失去了什么。简单来说,社区在灾难中受到的破坏至少有以下三个方面:社会资源、社区感和归属感以及原本所赖以生存的物理环境。针对这几点,社工该如何帮助灾后社区开展重建工作呢?密歇根大学社会工作系学者在2006年6月的社会福利行动联盟会议(Social Welfare Action Alliance Conference)上提出,社工可以监测侵犯人权的行为、重建社会团体与倡导组织,以及成立遗产协会(Heritage Society)。遗产协会,是指致力于收集、研究、分析和保存能够反映地区历史的信息及物件的组织。最后,一个仍在探索中的问题是:如何将社工在灾后重建和恢复中的角色与灾害管理中的种种担忧和广泛需要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总而言之,在准备阶段,社工应做好准备,以备日后有效响应突发灾难并助力灾后重建。如果不将整个社工领域的专业力量联合起来,各路社工所采取的零散行动很难达到预期效果。而在响应阶段,社工需要根据多种角色需求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同时还需要积极与其它专业的工作人员协调合作,以灵活多样的创新方式帮助和促进重建工作。最后,在复苏阶段,社工需要使社区居民建立起符合社区历史、社区规范和社区特征的“新常态”。

0 comments:

发表评论